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地狱火之石

地狱火之石

阮元将此书与《广注》并重

  明嘉靖时王崇庆的《山海经释义》是一部很特殊的著作,说是“释义”,很像一个迂腐的道学先生在和《山海经》抬杠,其序曰:“甚矣先王之道不明于后世也,异言出而教衰,邪音奏而雅亡。”而《山海经》就是“异言邪音”之类,所以他说:“以之治世则颇而不平,以之序伦则幻而鲜实,以之垂永则杂而寡要,恶在其为经也?”所以这书就是要把“怪”扭到“常”的正路上来。

  一些学者不断地用现实中存在的真实动物、植物甚至人种来比附,自郭璞至今,从来没有断绝,而且事实证明他们的努力并不都是徒劳无益的。即使对那些三头一目的不可能真实存在的怪异人种,有些学者也试图用人类学、民俗学的方法给以解释,“还原”其真实的存在,虽然有些推论很是勉强,但思路并不错。如果完全否认它的怪异性质,也就无所谓“奇书”之称。而且它的怪异性往往与真实性纠缠在一起,所以它才具有谜一样的吸引力,吸引读者解读怪异背后所隐藏的真实。

  在古代,此书的作者是不是禹、益,直接关系到对其价值的判断,所以很多认可《山海经》价值的人也许只是在名义上把著作权送给了禹、益,在对《山海经》的具体解析上并不处处受此说的羁绊。而时至今日,如果还坚持禹、益说,就显得太特立独行了。

  第一部分即前五卷《五臧山经》,占全书一半篇幅。所述名山大川,基本上为古今学者认定的“禹迹”之内,即华夏本土。其内容也大致被看作真实的存在。因为这部分文体及内容与《山海经》后半部有明显差异,故有人认为它就是古代独立成书的《山经》,而其余部分为《海经》。

  当然这“正”不是“唯我正确”之正,也不是定于一尊、不能容纳异见的所谓“正统”,仅是与“奇”相对而言之“正”,具体地说,不过《山海经》学术史的主流而已。比如经中某山,或言在山东,或言在山西,或以错简为由,从海内移到海外也不妨,只要不脱离以传统文化为基础的思维范围,其说虽然不同,都是“正”中之“异说”。但如果说西王母就是所罗门王时(恰好与周穆王同时)的西巴女王,“众帝之台”就是埃及的金字塔,那就是“奇说”了。

  *文章选自《中国古典名著:山海经详注·前言》(插图本),标题为编辑所拟。

  王崇庆官做到尚书,公德私德均无訾议,但也没有值得一提的政绩,一平庸官僚而已。虽然他勤于著述,但为这部自己并不喜欢的《山海经》从头至尾做了一遍“释义”,仍然令人费解,以我的揣测,可能是有意识地要对当时的好奇尚博之风“纠偏”吧。

  对《山海经》的怪异采取绝对的否定态度或绝对的信以为真,都是不可取的。《山海经》隐藏的谜有些是可以解开的,有些则无须强行解开。对于这些,不解就是解,没必要去钻牛角尖。即使被公认为较真实的《五臧山经》,有哪位地理学家会按照《东山经》说的,到“其上多玉,其下多金”的东岳泰山去采矿呢?以今天科学的发达,其中的物产尚无法证实为必有,何况海荒万里之外?

  《山海经》共计18卷,其中“山经”5卷,“海经”8卷,“大荒经”4卷,“海内经”1卷。该书记载了大量关于地理山川、古动植物、风土民俗、神话传说等方面的内容,体现了先民丰富奇特的想象力,非常值得一读。此次推出的《山海经详注(插图本)》,结合郭璞、吴任臣、郝懿行、袁珂等多家注释,对《山海经》一书加以详细注释,内容深入浅出。为了便于读者更加直观理解文字所述的内容,特将清人汪绂于《山海经存》中手绘的418幅图片移植于相应位置。另外,书后编制了详细的名词索引,有助于读者快速定位感兴趣内容。

  由于读者的喜好和趣向不同,对《山海经》中近真的《五臧山经》和多言怪诞的《海经》往往也各有偏好。今人如此,古人何尝不然。《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8-09 01:49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grupoazan.com/diyuhuozhishi/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