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地狱火之石

地狱火之石

就像左撇子和右撇子一样

  我在文中写到,由于造化弄人他们成为同性恋,这是他们无法左右的。我当然不赞成同性恋了,我最后提到金星,他通过痛苦的手术改变了性别,成为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他改变了上天的愚弄,但很多类似者因各种因素制约,他们不会变性的。我写这篇小文,只是觉得他们也很无奈,我们应该尊重他们。问好朋友。

  对于白先生,也许各位了解不多,但说起香港巨星张国荣,他的爱情故事肯定耳熟能详吧?十二年前的愚人节,张国荣惊鸿一跳,结束了辉煌灿烂的人生。他的离去,留给无数粉丝一个永久的遗憾。“十年太短/不足怀念。伤痛如沉木/在每年的三月底 /悄然浮起。全世界想念/张国荣。浮现眼前的人/眉目如画/稚气明媚。十年有多久?/十年的离别不算短/用来怀念却还不够久?”当我读到这首诗,作为他的忠实粉丝,竟也热泪盈眶。世上已无张国荣,但他完美的形象,永远定格在广大歌迷心中。

  我想写这篇文章,并不是去抬高同性恋。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异性恋,无法理解同性恋的压抑和痛苦,但对于他们的性取向,我是持同情态度的。英国艺术家德里克?加曼,他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有一天,所有的男孩爱上男孩,所有的女孩爱女孩,永不改变。”这个艺术家的梦想很可笑,估计永远无法实现。同性恋毕竟是变态的,是少数的。加曼死于艾滋病,死时很痛苦,但据说死的很有尊严。

  我没有宣扬,我只是感动,当你读了白先生的《树犹如此》,当你看到唐唐憔悴的图片,估计阁下也会感动的。我也喜欢女人,呵呵。举报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kakashi509时间:2016-01-25 17:38:43@kakashi509 2016-01-25 16:16:16

  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感情复杂的要命。当人们和白先生聊起同性恋,他淡淡的说:“我觉得是天生的!”造物主在创造生命的时候,可能神经错乱了,于是有人出现了性倒错。当人趋于成熟时,一个异性恋者需要寻找一个异己,渴望肉体的结合,完成传宗接代的本能。但是,同性恋却去寻找自我,在异性身上他们找不到的,于是在同性中苦苦寻觅,他们的精神追求远大于肉体的迷恋。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年轻时,他们栽下三株意大利柏树,见证了两人的爱情。几十年后的一天,中间那株突然无故枯亡了,白先生有了不祥的预感,果然不久王国祥发病了。白先生放弃了工作,尽心尽力帮助爱人抵御病魔。与病魔抗争的三年,他们经历了不少痛苦,但也设法苦中作乐享受生活。用白先生的话说,那真是一场生与死的搏斗呀。可惜人生大限无人能破,王国祥的生命力一点一滴在耗尽。

  爱人病逝几年后,白先生才从悲痛中苏醒过来,写了一篇催人泪下的悼念文章——《树犹如此》。在这篇文章结尾,他写到:“剩下的那两株柏树中间,露出一块楞楞的空白来,缺口当中,映着湛湛青空,悠悠白云,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总以为男女之间的结合,才是最完美最自然的组合,但白先生的爱情故事告诉我们,同性之间居然也有生死之恋。看来,只要是纯真的爱情,都足以感动我们的心灵,都值得我们去赞美和讴歌。

  白先生是位勇敢的GAY,在大陆他很少谈及性取向,但在香港台湾等地,他都积极地参与各种同志活动。他写了很多文章,深入探讨了同性恋文化。他与爱人王国祥十七岁相识,“一开始便有一种异姓手足祸福同当的默契”。他们相濡以沫,共同走过三十八个春秋。

  我没有宣扬,我只是 感动 ,当你读了白先生的《树犹如此》,当你看到唐唐憔悴的图片,估计阁下也会 感动 的。我也喜欢女人,呵呵。

  有人说艺术家中同性恋最多,比如中国的郑板桥、袁枚都好男风,西方的舒伯特、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都是知名的GAY。其实,就像左撇子和右撇子一样,人同样会有同性恋异性恋之分。普通人中也不乏同性恋者,只是迫于世俗的压力,他们苦苦压抑自我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7-30 14:40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grupoazan.com/diyuhuozhishi/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