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部分不育性

部分不育性

省里给的人头费每人每年只有2700元

  从长沙城东马坡岭的一条小路进去不远,有个不大的院落,便是杂交水稻研究的“圣地”。

  袁隆平据此写成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并在1966年停刊前的一期《科学通报》发表。论文首次描述了水稻雄性不育株的“病态”特征,从而开启了我国水稻杂交优势利用技术研发的序幕。

  1970年11月23日,天气晴好。冯克珊要去野生稻那个地方收实验田里的稻子,便约了我,一起坐着牛车去。那个地方大约离南红农场1公里,在公路和铁路交会处,是沼泽地,有一片野生稻。下车了,我恍然大悟,拍着自己大腿,那地方并不偏僻呀,火车、汽车和人都从那天天经过。

  民以食为天。更高的产量,更广的种植,注定了杂交水稻研究和推广是一场长征。年轻一代的研究者,接过了前辈们打下的知识江山,也接过前辈们留下的精神财富。

  说起当年寻找野败的过程,李必湖笑称外界流传的有关他的6种发现野败的说法都不靠谱。“我请当地农场的技术员冯克珊带我去长野生稻的地方。我找到了3株雄性不育株,袁老师好高兴,连声说‘高级高级’,因其是野生稻花粉败育,将它们取名叫野败。”

  国家对杂交水稻的研究十分重视,总理一届接一届地支持。1998年,时任总理,继续给予总理基金专项支持。“朱总理还给了研究中心新政策,允许开发科研成果、申请专利。”谢长江回忆,有了好政策,加上财政、企业等多方支持,研究中心的日子越来越好。

  要实现杂交水稻研发成功,培育稳定的雄性不育系至关重要。可是,研究陷入了僵局。

  试验田也从安江农校拓展到了海南、广东、云南等热带地区。追着太阳跑,可以省下一半研究时间,艰辛却也成倍增长。

  “我们手里都有一根自制的竹尺子,1.6米长,因为下田要量水稻植株的各种长度,而一般的尺子没有这么长的刻度。”“袁隆平杂交水稻创新团队”的80后成员吴俊博士笑着说,早上下田露水重,竹尺子还可以拨开水稻,不弄湿衣服。

  “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也是袁隆平多年的奋斗目标。目前,全球一半以上人口以稻米为主食。全球有1.6亿公顷稻田,但种植杂交水稻的面积不到15%,若有一半的稻田种植杂交水稻,每年增产的稻谷可以多养活5亿人。

  50多年前,一个朴素的心愿点燃了一颗科学求索的心灵,从此开始了充满艰辛的长征,带动了越来越多求索者同行。杂交水稻最终在中国研究成功,举世震惊!

  “老校门外左边有30多亩试验田,最早的一批雄性不育株就是袁老师在这块田里发现的。”7月的一天,记者来此寻根,安江农校纪念园管理处副处长覃皓边走边介绍。

  2019年3月28日,赴海南博鳌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李克强总理接见了袁隆平院士,他非常重视袁隆平关于要大力发展“耐盐碱水稻”的研发工作的建议,并赞成和支持袁隆平要求设立国家耐盐碱水稻研发中心的请求。

  (李必湖系怀化职业技术学院原院长、怀化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6年时间里,他们用3种栽培稻的雄性不育株,先后与近1000个品种和材料做了3000多个杂交水稻组合的试验,结果均达不到每年100%保持不育。冷嘲热讽的话也跟着来了。

  1967年,袁隆平有了第一批助手。安江农校应届毕业生李必湖和尹华奇,与老师一起组成了“三人科研小组”。

  2005年,时任总理来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考察。“当他得知那天正好是我75岁生日时,晚上特地派专人送来了生日蛋糕。”袁隆平回忆,事后为杂交水稻创新工程特批了2000万元予以支持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8-05 15:27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作为重要的微量元素   
下一篇:没有了
http://grupoazan.com/bufenbuyuxing/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