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部分不育性

部分不育性

后来承包医院科室

  王洪全在看病的过程中,从检查到治疗,都有一位微笑的导医小姐全程陪同,凡是医生开出的检查、治疗项目,总是她把他领到交款处。如果钱用完了,对方就提醒王洪全打电话回家,让家人把钱打到卡上。医院里设有一个自动取款机,病人们看病取钱时非常方便。“我们知道,出来看病就是让人宰的,只要能治好就行,但没想到(费用)会这么厉害。”王洪全说。

  在上海市卫生局就叶雨林“孕妇不孕”事件的调查过程中,还发现后者违法设立麻醉科专业,并就此对长江医院召开了行政处罚听证会。长江医院为此进行“整改”。据悉,叶雨林不孕事件被曝光后,长江医院院长朱竞竞光和副院长黄美娟分别被免职。长江医院院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其麻醉科专业目前已经获得批准,并重新开展对病人进行手术治疗。

  看病的钱大约是瓦工王洪全两年的收入,为了省钱,在这里治病的日子里,这对夫妇住30元一天的旅馆,每天吃三块一碗的拉面。他们第一次看完病回家的时候,身上只剩下14元钱。临走的时候,医生嘱咐他们每月都要回去复诊一次。以后他们陆续去了三次,最近的那次,医生告诉李凤英,她的病已经好了百分之七八十,但还要再去一次。“我们实在没钱了,不想去了。”王洪全称。他的丈母娘,也就是李凤英的母亲,最近被查出了癌症。这让他们再也无法承受接下去的治疗。

  长江医院今年1月份在某医药类杂志所做的“不孕不育专刊”上,刊出了数十个来自天南地北的婴儿,这些婴儿活泼可爱,还被标上了健康度、活力度等多个指标,以展示该院的治疗效果。不过记者发现,居然其中有3个的出生日期是在2001 年——长江医院开业的前一年。

  王洪全是从当地电视台节目的角上知道的长江医院,这条广告几乎天天挂在那里。看了很长时间之后,王洪全终于被打动了。在此之前,他陪妻子曾先后到南京金陵不孕不育专科门诊部、泰州市中医院和南京市红十字会医院治疗,花了2万多元,病却一直没治好。

  据《市场报》报道,詹万龙最早以性病游医起家,后来承包医院科室,发了财后投资办医院。

  据悉,由于属于“赢利性医院”,长江医院在收费项目上可以自行定价,而这些定价并没有上限,只需在物价部门备案即可。长江医院现任院长瞿菊芳承认,医院的同类收费项目要比公立医院高出不少,但这并不是长江医院一家的问题,卫生部门应该对此作一点限制。

  徐卫东称,对于长江医院大量投放广告的风险,他早就提醒过对方。“广告投入那么多,资金压力就会大,医院除了病人没有别的收入来源,这样就很容易出现问题。”

  和其他患者一样,在长江医院看病期间,王洪全夫妇只挂了一次号,然后每次来都找到专门给他看病的医生由后者每天开出各种处方和治疗单。这往往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王洪全每次都要求“少开一点,少开一点”,医生则强调必须保证治疗次数才能达到疗效,最后双方相互妥协,取一个中间值。然而王洪全并不知道,医生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医院的一种禁忌:分解处方。按就诊常规,整个过程其实就是看一次病的花费。但这些钱分摊在每个处方上,数额就显示得不那么大。

  长江医院的投资人,即上海远馨医药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詹万龙、林梅兰夫妇,在业内一直以行事低调闻名。事实上在沸沸扬扬的“孕妇不孕案”报道中,医生、院长纷纷出场。但詹林二人却一直未曾走上前台,尽管他们才是这家民营医院的真正操控者。

  让陈晓兰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有叶雨林的电子阴道镜图片。在这张显示重度宫颈糜烂的片子上,被检查者的宫颈呈“吻合状”,按妇科常识,这说明被那所医院诊断为原发性不孕症的叶雨林曾经生过小孩——至少是流过产。但是,叶雨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此坚决否认:“怎么可能?我要是线万多去看病?”那么,这张写明“叶雨林”的片子究竟是不是她的,至今仍是一个谜。

  而曾被诊断为“原发性不育”的唐利梅,之所以最后发现真相,是因为在医生何玉侠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8-29 15:55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grupoazan.com/bufenbuyuxing/1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