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笔花豆属

笔花豆属

毛洋槐盛花之后略显得有点儿慵懒

  4月的尾巴轻轻地滑过去了,时光指针指到了5月的开头。仿佛有一个路形的机器在推动,气温上升加快了植物界的节律。毛洋槐盛花之后略显得有点儿慵懒,连散落的花瓣都稍显得沉重。这个时候,树荫底下的砂引草开始静悄悄地开放了。砂引草别称西伯利亚紫丹,是由它的拉丁名翻译过来的。据说“紫丹”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它们的根含有红色的生物碱,提取出来可以作为红色染料。

  人们研究砂引草的用途,将它们和其他耐旱、深根性植物(如豆科的各种棘豆、黄芪、米口袋等)一道, 应用于固沙、沙丘绿化和盐碱地改良。由于它在这些生境中的优越表现,以及与邻居们和睦的相处,砂引草赢得了一致好评(若它是一个人,绝对可以被评为“固沙英雄”)。此外,砂引草也是都市野花中具有典型意义的一种。砂引草于春夏之间开花,花色白中带着米黄,有很好的颜色过渡;多朵花形成大型的花序,散发着淡淡的芳香。它们个头低矮,只在地面附近淡雅地展示着芳姿。但是这并没有逃脱园林工作者们锐利的眼光,他们很快就发现了砂引草的美丽,开始尝试在都市花园中引种砂引草,让它们在百花中尽展风采。不知道这个原野中脱身的茕茕女子,能否适应都市的浮华,而能够忍住在霓虹灯闪亮的夜里,回眸凝望赖以生存的那片荒野?

  黄栌还是著名的观叶植物。在元宝槭的篇章里曾简单介绍过,闻名遐迩的北京香山红叶并非单指枫叶,而更多地指黄栌的秋叶。每到深秋,黄栌叶片由绿变红,顿时层林尽染,游人云集。人们赶来观赏这几乎可以称为昙花一现的红叶景观:来早了,还是绿叶;来晚了,一阵秋风扫尽了秋叶。黄栌的红叶红得很尽兴;尽管红,但叶脉附近还是保留了一些其他颜色,在逆光情况下有好看的光线透过,像一扇扇窗。

  对于黄栌,语言水平不高我在激动时只能用到两个字来称呼这种植物,就是烟云两个字。这两个字是我对黄栌的第一印象,在看到它的那一刻,我好像就被它迷人的外表所迷恋上它了,在我心中久久不能散去,让我难以忘怀。近日新图书馆西北侧和津河沿岸的黄栌都开花了,便真如同笼罩在了烟云中一般。

  “烟云”词描述了 黄栌属植物的一个重要生物学特性。春末夏初正是黄栌开花时节。令人惊艳的倒不是黄护的花朵本身,而是一种对于它的传宗接代来说无关紧要的附属物一不有花的花梗 (这里又提到了不育花一这些花梗 上面有装状伸长的紫色羽毛状的绒毛。正是大量的不有花梗及其绒毛形成了大片如烟似雾的紫色,即我所迷恋的“烟云”。因为这个特性,黄栌还得名“烟树”。能够留存弥久的紫色烟云是黄栌属植物的第一个 可圈可点的看点。

  砂引草是紫丹属里比较常见的一 种,它们有发达的根状基,在地下穿行并且从根状茎上面长出新的幼苗,这一 方面弥补了? 根系不发达的缺憾,一方面方便家族式地扩 张势力范围,快速形成铺天美地式的獨流。也许正是由于这个特性,它成为适应性极强的一种植物,能够在半湿润、半干旱、干旱等各种水分环境中生存。它们广泛分布于各种生墙,草原、荒漠、城市花园。在我国北方,砂引草可以作为土壤沙化的一个指示植物,它们 ” 不爱红妆爱武装”, 专挑条件恶劣的地方安家落户:在高大的沙丘、覆盖着沙砾的草甸、盐碱化草地等地方,都能看到它们娇柔然而坚强的身影。

  我在山西的石膏山风景名胜区考察时还看到了非常有趣的一幕这里的黄栌基本上都与白皮松共生,而且是名副其实的“共生, 它们的根维在起,枝抱在一处。早春和深秋黄护都拥有红色的叶子,你可以尽览红配绿的景象。由于白皮松树干的青白,你还能在这种红配绿中看到更丰富的色彩。大自然真是奇妙得令人摸不着头脑。如今黄栌花正盛开,我们大可以耐心等候,“看罢烟云待红叶”一去期待秋季的到来。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0-04 23:36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grupoazan.com/bihuadoushu/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