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白鹤灵芝属

白鹤灵芝属

灵魂才可乘鹤西去

  反差,这是我被海报吸引到电影院里时,最直接的感受。待我看完全片,回味其中时,发现“反差”一词作为理解此片的关键词再好不过。

  《白鹤》是李睿“土地三部曲”的第二部,和第一部《老驴头》一样,其中有对土地与人的关系的沉思。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女娲以土造人,生命自泥土中来,而在生命终结时,又追求“入土为安”在片中的老马看来,土地是所有生灵的母体,只有肉身被埋到土里,才可获白鹤眷顾,灵魂才可乘鹤西去,羽化成仙。然而,在永无止境的现代化进程中,这一属于农耕文明的传统仪式日渐瓦解。然而,《白鹤》并非完全是一首挽歌,它无意去多论此中是非,更像是一种纯粹的祭奠,对土地,对生命,对天伦之爱,投出深情一瞥。

  在电影中,主要角色是老马和他的两个后人:一男一女,年纪都是六七岁。老人与孩子的眼睛,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老马聆听着死神的脚步,等待着心中的白鹤,对他来说,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处理自己的死亡。现实世界已不在他的焦点之内,它已经静止,他翘首的是另一个世界;而对两个孩子而言,世界新鲜有趣,它没有终点,他们对一切充满直接的感情,甚至为孙悟空以及一只鸭子哭泣,至于死亡和葬礼,则跟村里孩子经常玩的“土中憋气”一样,只是一种游戏。

  黄蕾:爱情在电影《致青春》里就像免死金牌2013.07.08

  电影本身却是另一种气质,人物、场景、情节都结结实实地和黄蒙蒙的西北土地相连,其整体节奏也如步入暮年的主角老马的步伐一样,迟缓,一步三叹。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下称《白鹤》)的海报在电影界和设计界流传颇广由片名文字构成的一只仙鹤立在青山空谷之中,轻灵飘逸、超脱世俗的气韵几乎破纸而出。

  ]它有让人屏住呼吸的时刻,也有让人走神的时刻,在大部分的时候,它让人可以安静地看下去,不带预想和推断,注视人物生命之河的流动。影片结束,在已经空荡的电影院里,我听到了声声鹤鸣。

  首先是电影与原著的反差。苏童的同名原著是个短篇小说,其全部情节大致和影片最后20分钟相符孙子为了满足爷爷老马土葬的愿望,将爷爷活埋在树下。导演李睿为这个令人震动的结尾增加了80分钟的“前奏”,将离奇性赋予必然性,将小说天高云淡的叙述拉回到逻辑完满的情节之中,通过这种层层铺垫、步步推进的“续写”,“苏童式”的小说被吸纳进来,融合在“李睿式”的电影风格里,浑然天成。

  周铁东携新书“号脉”中国电影 开启别样电影世界2013.07.08

  《白鹤》就是这样一部在外在和内在都有诸种反差的电影,这些反差有些危险,它让影片处在微妙、精确和无趣、混乱之间的边际。好在从影片最终呈现的效果看,那些反差构成了这个波澜不惊、情节推进缓慢的电影的大部分张力,这种张力又起到缝合的作用,使影片拥有很强的整体性和统一的风格,而不是支离破碎或充满断裂。

  一老一少,给电影创造出真实而富有微妙戏剧性的表达空间,通过对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的描摹,呈现出一条生命之河流,里面沉淀着导演对生、死、存在的理解。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主题,虽然导演也只有30岁。

  上海艺术电影联盟运行 业界建议拓宽选片渠道2013.07.08

  它有让人屏住呼吸的时刻,也有让人走神的时刻,在大部分的时候,它让人可以安静地看下去,不带预想和推断,注视人物生命之河的流动,注视着沉默寡言的老马,看他一次次望向天空,寻找白鹤的踪迹。影片结束,字幕走完,在已经空荡的电影院里,我听到了声声鹤鸣。

  反差还体现在一些视听元素上,影片以缓慢的节奏讲了西北农村一个令人心情沉重的故事,但影像的色调却是明亮甚至有些艳丽的,使影片中呈现的日常景象稍稍脱离我们的日常经验,蒙上了不大真实的光线。而小河的音乐,也超越了一般电影配乐烘托气氛的简单功能,旋律和配器都非常有实验性,听起来仿佛是有个嘶哑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0-08 18:20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精神和心理压力随之增大   
下一篇:没有了
http://grupoazan.com/baihelingzhishu/199/